作文四
当前位置 : 作文四 > 故事会 > 现代故事 > 生活故事 > 儿子结婚了

儿子结婚了

更新时间:2024-05-23 02:41:30

老门接到儿子门畅的电话,说五一节结婚!

儿子结婚了

这事突然的让他有些吃惊,因为只有3天了。事先他一点都不知道,他还一直为儿子的婚事着急,因为儿子年满34岁了。

儿子好像知道他要问什么说什么,还告诉他,婚礼在北京办,不回老家,什么都不用他管,五一那天过来就行了。最后儿子问了句,在听吗?老门机械地“哦”了一声。儿子虽然说不用他管,但他要问的话太多了,比如,结婚要准备的准备好了没有,比如,婚房问题,因为儿子是个北漂儿,一直跟别人合租住房,比如,媳妇是个什么情况,家里又是什么情况等等。这么多要问的,他一时还没想好先问哪个,可他一声“哦”儿子那边就挂了电话,一句也没问了。

拿着“嘟嘟”响的电话,老门愣了半天,再一想,也好,省心。放下电话,他就对着老伴儿的遗像,他得告诉老伴儿一声,儿子结婚了,可以放心了。两年前老伴儿离世时,最后说的话,就是儿子的婚事,这是她最放心不下的。

儿子让他五一那天再去,可老门心里实在不放心。四月三十日这天,他就带着存折,从老家来到了北京儿子的住处。结婚这么大的事,千头万绪,儿子想不到的,也好补救一下,该花的钱不能不花。

按儿子说的地址,他一敲开门就看到,屋里除了儿子,还有一个40多岁的女人,看上去还有点眼熟,但记不起是谁。可还没等他动问,就听到一声:“老师,你来了。”一声“老师”让老门忽然记起来了——肖玉梅,他的一个学生,一个早恋、畸恋的学生。因为她恋的不是别人,就是他,一个结了婚生了子的老师,一个大了她一轮的男人!

他还记得,高三那一年,肖玉梅给他写了不下10封“情书”荒唐至极,挨了他多少次的批评。她本来学习成绩就不行,再把心思用在歪门邪道上,就更为一塌糊涂了,所以连个大专都没考上。还好,她没有像其他落榜生那样读复习班,出外打工了,而且再没音信。他谢天谢地,觉得:“噩梦”已经结束了,过去了,没想到在儿子这里见到了她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呀?”老门狐疑地问肖玉梅。

肖玉梅笑了,回答他说:“我怎么不能在这里,这是我的家呀。”

“什、什么……这、这……你、你们……!”老门惊得连话都说不完整了。

肖玉梅更笑了,还说:“明天,不是我和门畅的好日子吗,这就是我们的新房。”说着还挽住了门畅的胳膊。

“哎哟,我的天啊……!”老门听了,就像五雷轰了顶似的,刚才他还以为她是儿子的介绍人,或是来帮忙布置新房的呢,原来儿子是跟她结婚,难怪门畅不跟他说呢,一准是肖玉梅的主意,怕他不答应,不让说的。老门忽然有点天旋地转,觉得这世界窄的快把他挤碎了!

“老师,天怎么了,天好好的呀,塌不下来的。”肖玉梅看着他说,说完还轻松地笑着。看起来,她早就想到会有这样的情景。

肖玉梅越笑,老门越生气,终于说道:“你、肖玉梅……噢,门畅,你先出去!”因为生气,他心里想的话跟说出口的,还是不统一。

门畅知道肖玉梅是爸爸的学生,但别的不知道,听爸爸的意思,知道有要紧的话,看看爸爸,又看肖玉梅,肖玉梅点点头,松开了他,还说没事,你出去吧。门畅这才往外走,刚走到门口,肖玉梅又说,走远点儿,别偷听啊。门畅一愣怔,也没出声,开门出去了。

门通两眼看着肖玉梅,可话不知怎么说。肖玉梅倒先开口了:“什么话,你说呀?”老门这才说:“肖玉梅,你怎么搞的,以前荒唐,现在怎么还荒唐?”

肖玉梅一听不乐意了,收起笑脸说:“门老师,我荒唐什么了,那时候我爱你,真心的,我有什么错?”“噢,照你说是我错了?”“你也没错,我那时候爱你是我的权力,你不爱我是你的权力,咱们都没错。”“咱们都没错,那、那是门畅错了?”“没有啊,我爱门畅,门畅也爱我呀,这有什么错,我们谁都没错。”“可、可是,你多大岁数了?”“46”“门畅多大?”“34”“亏你知道,你觉得这合适吗?”“合适啊,门畅属马,我属马,你也属马,三匹马,多吉利。噢,你再看看,我像46的人吗?”说完还造了个型,给老门看。

“哎哟,肖玉梅啊肖玉梅啊,你怎么一点都不改从前的荒唐脾气呀!”“我凭什么要改,我没有荒唐啊。”“不行,这事你得重新考虑。”“重新考虑,怎么考虑?”“女的不能比男的太大了”“女的不能比男的……噢,我明白了,王老师没了,你现在一个人了,你是想让我嫁给你吧?不行了,那是过去的事了,我现在爱的是门畅。”“别瞎说,反正你们这事,我不能答应!”“这个你说了可不算,我是和门畅结婚,我说了算,门畅说了算,你说了不算。”“这……!”老门被噎了。肖玉梅又说:“门老师,我还跟你说,我、我可还是个大姑娘呀,一点都没荒唐过。噢,当然是在跟门畅相爱之前。知道吗,我跟门畅好了快两年了,之所以到现在才结婚,就是为检验我们是不是真心相爱。已经通过了,我们完全合格。”这话更让老门无法开口了,头扭到一边,脸热、心跳、生气。

“门畅!门畅!”肖玉梅对着门口喊道,没听到答应,肖玉梅就过去开了门,对着楼道又喊了几声。

门畅回来了,进了屋,肖玉梅马上问他:“门畅,你愿意跟我结婚吗?”门畅看了看爸爸,又看了看肖玉梅点头说:“愿意啊”肖玉梅乐了,对老门说:“听了吗,门畅愿意娶我。”老门无言以对。肖玉梅又说:“门老师,爱情是不分年龄的,门畅一不是高官,二不是土豪,连间住房都没有,你是知道的。我呢,有一家公司,规模虽然不大,但也有500多号人忙活,一年也收个几百万。可我不是因为有钱逼门畅娶我,门畅也不是看我有钱才娶我,我嫁他完全是因为我爱他,他娶我也是因为他爱我,我们的爱情是纯洁的,可不是那些找小老婆儿嫁土豪的。门畅,你说是不是?”门畅点头说是。

老门更是一句话也说不上来。

肖玉梅就又说:“噢,门老师,我还告诉你一个喜事,再有5个月,你就当爷爷了。”

老门的眼睛瞪得老大,瞪了半天,又闭上了。事已至此,还能怎么着啊,也只有如此如此了!

上一篇: 从里面发光 下一篇: 保险的意义